少女、先知、修士……爱上一座天使之城_阿西西

少女、先知、修士……爱上一座天使之城_阿西西
少女、先知、修士……爱上一座天使之城 阿西西位于意大利中部的翁布里亚大区,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中世纪城市,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它是方济各会的创始者圣方济各及其同乡姊妹圣嘉勒的出生地,同时也是13世纪初方济各会运动的发祥地。城内现存诸多历史悠久的方济各会建筑,如圣方济各圣殿,圣嘉勒圣殿及宝尊堂等。2000年,阿西西的圣方济各圣殿及其他方济各会建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自中世纪以来,城内数量众多、规模各异的教堂与礼拜堂吸引了诸多艺术家来到此地,为教堂的墙壁绘制壁画。城镇的教堂中存有契马布埃、乔托、西蒙尼·马蒂尼、彼得罗·洛伦泽蒂等大师的绘画作品,这些杰作使得阿西西成为研究意大利和欧洲艺术和建筑发展的一个重要场所。 《阿西西的故事》写于20世纪初,作者以类似游记的形式,记录了阿西西城内及周边的诸多名胜古迹,以及游历小镇的见闻。在介绍各个地点的同时,作者也在书中穿插讲述了诸多历史与传说,使本书不仅是一本详尽的旅游指南,更是一幅生动而轻快的古镇画卷。 阿西西的每一部战争史、每一则名人轶事、每一处山水风光都在这本书里向读者娓娓道来,平和如小镇一如既往的秉性,叫人说不出的舒服。放眼望去,阿西西小镇永远沐浴在一片金灿灿的日光之下,可爱如婴孩,娇羞如少女,安详如老人。如果不能亲自去你向往的地方走一遭,那么请跟从你的想象,文字总能带给人无限的遐想。在我的想象中,阿西西就是这样一座可爱、娇羞而又安详的小镇。 【书名】阿西西的故事(The Story of Assisi) 【作者】[英]莉娜·达夫·戈登(Lina Duff Gordon) 【译者】邢亚文、魏素洁 【责任编辑】王华健 作者简介 丽娜·杜夫·戈登(1874-1964),英国作家、社会活动家,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 戈登于1874年生于法国圣日耳曼昂莱,12岁时被姑妈收养,移居意大利佛罗伦萨。19世纪90年代,应英国书商J. M. 登特的要求,戈登开始写作中世纪城镇系列作品。1898年,戈登的处女作《佩鲁贾的故事》出版,此后她陆续完成了《阿西西的故事》、《巴勒莫的故事》、《罗马及其故事》等作品。一战期间,她致力于促进英国与意大利间的文化关系,于1917年设立佛罗伦萨英国学院(British Institute of Florence)。由于在传播英国文化方面的贡献,戈登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 精彩段落 由嘉布遣门通往卡尔切里的那条路首先穿过一大片玉米地和橄榄树林,再环绕苏巴修山蜿蜒而上,最终通往河谷沟壑,所以往后走大路逐渐变成了山间的羊肠小道。只有那些农民们耐心搬开石头的地方才有零星几株谷穗顽强生长,岩缝间成簇的山花也没有橄榄树为其遮荫。一棵独自生长的西亚紫荆,亦或是妖艳欲滴的丁香花簇,都愈发衬托出这片土地的贫瘠与荒凉。我们俯瞰通往斯佩洛的那条小道,它弯弯曲曲穿过玉米田和橄榄树林至山下,两边山坡上青翠欲滴的橡树林一直往下延伸,逼近平原上的葡萄园,这条小道与以往我们所见的阿西西的道路都不一样。正当我们惊叹其可爱时,方向突然一转,阿西西再一次进入我们的视野。大教堂和修道院现在已被山尖遮掩,我们所看到的正是圣方济各从阿西西奔往他的隐居之所——又或是他决意离开此地再次肩负起救世重任——时所望见的风景。那一座座古老的城墙仍然是当年阿西西佩鲁贾那场旷世之战后的模样,城墙之内是玫瑰色的小镇。说来也怪,经过岁月的一番洗礼后,这些用苏巴修山石头筑成的小镇城墙 只是表面出现了一道道黄粉相间的纹路,其他并无多大变化。相比之下,城堡却面目全非,再不复当年雄壮的气势与风采。 景致虽好,我们却得立马赶往下一个景点,以免错过了山谷间光影、色彩交织变幻的奇观,当然还有宽广的特斯丘河,那河道蜿蜒曲折,最终汇入台伯河,消失在河雾之中。恐怕世上再也没有哪条河流梦幻如特斯丘河——它的确只是涓涓细流,但阳光下的河道金光闪闪有如一条长长的闪电,落入阡陌纵横的田野与葡萄园中无法脱身,于是与大地融为一体。[2] 我们继续行进,笼罩在五月末午后阳光下的山谷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继续往上攀登,直到阿西西的山峦腹地,那里简直是一片黯淡单调、杳无人烟的蛮荒之地,但不知怎的,我们却从它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又绕山坡走了半英里,我们看到一道细窄的山峡,冬青掩映之下只有一个拱形门廊,大门半掩着,可以瞥见里面的小庭院。我们上前一步,发现四周有若干个小屋,中间是一座小教堂。乍一看它们好像凌空挂在光秃秃的岩石上,稍不留意就会落入底下的万丈深渊。况且四周静得出奇,我们还以为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谁料一个身着棕衣的修士突然从门后探出头来,他并未多言,而是直接领我们进去,然后把这里每一棵树、每一块岩石、每个小屋、每座神龛的故事都一一向我们道来。 穿过两三个小教堂 后顺着地板门下的梯子往下,我们看到一个窄小的、山洞似的小室,圣方济各偶尔不祷告的时候就在这里睡觉。小屋的格局和他在拉维纳山里的隐居处基本一致,从岩石中挖出的平台为床,一块木头就是他的枕头。紧挨着小室的是一个祈祷室,里头还摆放着圣方济各随身携带的耶稣受难像。这些小室的门又窄又低,连我们当中最矮的人也得弯着腰低着头、蜷在道旁慢慢行进。出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小洞便可见外头的天光,实在叫人欣喜。更令人惊喜的是,道两旁还有芳香四溢的仙客来、黄兰花、紫罗兰在迎接着我们。不难想象,圣方济各也必定经常走出自己的小室去看看外面的林子。每当他想去深林里逛逛,刚走到附近的小桥 ,外头的鸟儿好像在时刻等着他似的,一下子全都飞到他的周围来,栖在一棵冬青树的枝头(这棵树现在还能看到),而圣方济各站在树下与鸟儿交流,除了他,没有人能与这些鸟对话。他第一次给鸟布道是在贝瓦尼亚,而在卡尔切里他依旧与这些可爱的鸟弟兄交流。可能也是在这个地方,他与屋外的一只夜莺一起夜间二重唱,那夜莺的歌声婉转动听,犹如天籁。圣方济各叫“上帝的羔羊”里奥弟兄也来一展歌喉,看看夜莺与他谁更胜一筹,但里奥弟兄说自己五音不全,并未“赴阵”。圣方济各只好独自“上阵”,他和夜莺整夜都在唱颂上帝,但无奈自己体力有限,只好甘拜下风。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